法律熱線:
律師文集

快速赛车3:反不正當競爭的國際通則——wipo《反不正當競爭示范條款》述要

發布時間:2018年2月3日 快速赛车  
  一、背景
  《?;すひ擋ò屠韞肌罰ㄒ韻錄虺啤棟屠韞肌罰┑謔踔賾凇安徽本赫鋇墓娑?,系經由歷次公約修訂會議(1900年布魯塞爾、1911年華盛頓、1925年海牙、1934年倫敦、1958年里斯本、1967年斯德哥爾摩)而漸次成型?;焱形?、 誤導行為和詆毀行為是該條第3項所列舉的必須予以禁止的三種不正當行為。根據《海牙會議記錄》,這條規定對公約各成員國來說包含了一項共同法律規范,或者必須作為其本國法的一部分予以接受,或者必須由其司法機關或行政機關直接適用。上述專門列舉的三種不正當競爭行為并非限制性的,而只不過是一個最低限度(注:參見博登浩森著《?;すひ擋ò屠韞冀饉怠?,湯宗舜、段瑞林譯,權利文獻出版社,1984年版,第132頁,第131頁及注[3],第132頁,第133頁及注[1].)。
  作為提高反不正當競爭水準的一系列行動中的第一步(注: vgl.charles gielen,wipo and unfair competition. p.78~80 comments:[1997]2.eipr.),1994年wipo國際局出版了題為《 反不正當競爭-世界現狀分析》的研究報告(以下簡稱wipo《報告》)(注: vgl.protectionagainst unfair competition — analysis of thepresent world situation,wipo publication no.725(e) , presented by the international bureau of wipo,preface,p.21 ~22,p.18,p.23, p.54~60.),它以《巴黎公約》第十條之二為依據,著重在第四部分論述了不正當競爭行為的一般定義,及前述三種不正當競爭行為的基本概念和構成要素。該報告還對那些未在《巴黎公約》第十條之二第3項中列出的不正當競爭行為,諸如侵害商業秘密、 不當利用他人成果或搭便車、比較廣告、妨擾廣告、恐怖廣告、煽情廣告、附送贈品、抽彩等其他不正當競爭行為進行了探討。
  1994年4 月簽署的《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議》(以下簡稱trips協議)第2條1款強調,就本協議第二、第三及第四部分而言, 全體成員均應符合《巴黎公約》1967年文本第1至第12條及第19 條之規定:第2款又指出,本協議第一至四部分之所有規定, 均不得有損于成員之間依照巴黎公約……已經承擔的現有義務。故此,世界貿易組織成員,有義務遵守《巴黎公約》第十條之二的規定,制止不正當競爭。
  wipo國際局根據1994~1995兩年計劃編撰了《反不正當競爭示范條款》(以下簡稱《示范條款》),并于1996年以wipo出版物825(e)公布。對于《巴黎公約》第十條之二而言,《示范條款》是用現代術語貫徹其精神主旨、鞏固其?;せ?、細化其原則依據、延拓其示例類型、便利其實施操作的現代化產物?!妒痙短蹩睢吩誶把災刑乇鶘?,它主要參考了上述wipo《報告》,并在注解中多處表明trips 協議的相關規定對其編撰、理解與適用具有重大的借鑒意義。
  二、概述
  《示范條款》共計6條,第一條款均附有大量翔實的注解。第1條為總則,旨在提供不正當競爭行為的一般判斷標準,并厘清本《示范條款》與其他知識產權法規在適用時應采取的關系準則。第2條至第6條分別界定了混同、損害他人商譽或聲譽、誤導公眾、詆毀他人企業或其活動,以及關于秘密信息的不正當競爭等五種典型不正當競爭行為。每一條大致分設基本原則之款和行為示例之款。由于后者系采取非窮盡列舉的立法技術,故而前者以概括條款的形式出現,宜于司法機關解釋裁量(注:vgl.protection against unfair competition-analysis of thepresent world situation, wipo publication no.725( e),presented by the international bureau of wipo,preface, p. 21~22,p.18,p.23,p.54~60.)。此外,某些條款還對其涉及的專門術語設置單款來闡明定義。以上行為的界定并不互相排斥,尤其在特定個案中可以同時適用。
  《巴黎公約》第十條之二關于不正當競爭行為的理解和認定,是建立在何為競爭行為之上的。而《示范條款》并不明確論及于此。這主要考慮到,不正當競爭行為也可能產生于并無直接或實際競爭關系的場合(注:《示范條款》對此在注解中提供了一個示例:有人將一馳名商標用于完全不同的商品上,盡管該使用人與馳名商標所有人不存在競爭關系,但如此使用卻與競爭有關,因為這種使用使他獲得了相對于未使用馳名商標的競爭者的不正當優勢,這種優勢可能有助于使用人的商品銷售。)。其實早在本世紀50年代就有學者提議將《巴黎公約》第十條之二中不正當競爭的概念擴及到(有限度的)非競爭行為上(注:參見博登浩森著《?;すひ擋ò屠韞冀饉怠?,湯宗舜、段瑞林譯,權利文獻出版社,1984年版,第132頁,第131頁及注[3], 第132頁,第133頁及注[1 ].)??梢運?,《示范條款》就此作出了正式的改進。此外,《示范條款》在注解中指出,雖然自律性團體制訂的自律規則一般不能由法院執行,但可作為司法機關認定不正當競爭行為時的參考憑據。
  參與《示范條款》編撰的荷蘭專家charles gielen教授評論道,本《示范條款》是wipo成員國或其他國家可以用于起草或完善不正當競爭立法的基準條款和極其有用的工具(注:vgl.charles gielen, wipo and unfair competition.p.78~80 comments:[1997]2.eipr.)。這無疑是wipo繼《報告》出版后,為提高世界范圍內反不正當競爭水準而采取的意義更為深遠的第二步行動。
  三、《示范條款》第1條述要
  一種競爭行為是否違反“誠實慣例”,是本條乃至整個《示范條款》的核心主題。何謂“誠實慣例”?《巴黎公約》第十條之二第(2 )項把“商業誠實”的概念留待各成員國司法機關和行政管理機關決定(注:vgl.protection against unfair competition— analysis of the present world situation, wipo publication no. 725 ( e ),presented by the international bureau of wipo,preface,p.21 ~22,p.18,p.23,p.54~60.)。其內涵是與trips協議第39條及其注釋所稱“誠實商業慣例”,德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1 條所稱“善良風俗”,瑞士《聯邦反不正當競爭法》第2條所稱“誠實信用”, 以及我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2條所稱“誠實信用”是基本相同的。 它們是一定社會制度下社會、 經濟、 道德與倫理觀念的集合物(注: vgl.protection against unfair competition — analysis of the present world situation, wipo publication no. 725 ( e ),presented by the international bureau of wipo,preface,p.21 ~22,p.18,p.23,p.54~60.), 其目的是在當事人之間的利益關系和當事人與社會之間的利益關系中實現平衡,并維持市場道德秩序(注:參見梁慧星著《民法總論》,法律出版社,1996年版,第44頁。)。在涉及跨國不正當競爭案件中,還應兼顧國際商業競爭中形成的誠實慣例。這也是《巴黎公約》第十條之二確立以來的一貫要求(注:參見博登浩森著《?;すひ擋ò屠韞冀饉怠?,湯宗舜、段瑞林譯,權利文獻出版社,1984年版,第132頁,第131頁及注[3],第132頁,第133頁及注[1].)。值得注意的是,本條所稱的“行為或行徑(act or practice)”意味著不作為(an omission to act)亦可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至于這類行為或行徑是否出于營利動機,對不正當競爭行為的認定并無影響(注:vgl.charles gielen,wipo and unfair competition.p. 78~ 80 comments:[1997]2.eipr.)。
  本條第1款b關于救濟措施的規定,是對《巴黎公約》第十條之三(1925年海牙版本)的承繼。這些具體的救濟措施,暫告闕如。它將留待wipo國際局在對知識產權實施狀況進行研究,并適當考慮trips 協議中題為“知識產權執法”的第三部分條款后,續訂于本《示范條款》中(注:vgl.charles gielen, wipo and unfair competition.p . 78~80 comments:[1997]2.eipr.)。為此,本條采用了條款“開放”(leftopen)的立法技術。
  本條第2款表明,依知識產權專門法對專利、工業設計、 商標等提供法律?;げ⒉環漣咎蹩畹氖視?。從這種意義上講,反不正當競爭示范條款可對知識產權構成一種補充性?;?br>  四、《示范條款》第2條述要
  如前所述,不正當競爭行為并非限于存在直接或實際競爭關系場合。故此《示范條款》第2條至第6條將《巴黎公約》第十條之二中的“競爭者”(competitor)改稱為企業(enterprises), 且在注解中規定法人與自然人皆為其題中之義。
  關于商標,《示范條款》第2條建議無論其注冊與否, 均應制止因他人擅自使用而引起的混同行為。這一方面考慮到?;は喙叵顏叩暮戲ɡ?,另一方面多出于為馳名商標提供更廣泛的?;?。一般來說,使用某個普通商標于不同商品或服務上不會引起混同;但將相同或類似的馳名商標用于不同商品或服務上時,則極可能導致混同。蓋因一旦有人將某馳名商標用在不同商品上,便會使消費者心目中產生該商品與原本某使用馳名商標的商品相關的聯想。這種混同行為的構成并不以馳名商標注冊與否為要件。而按我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5條第(1)項之規定,假冒商標須為注冊商標始構成不正當競爭。故此規定與《示范條款》第2條相比較,尚待斟酌與完善。
  關于“商業標識”(business identifier), 概指可藉以傳遞有關企業或其產品與服務的符號(symbols)、徽章(embles)、 印刷標識符(logos)、廣告短語(slogans)等一系列標識。
  關于“產品外形”(the appearance of a product),系指與產品本身無關的產品包裝、形狀、色彩或者其他非功能性特征?!妒痙短蹩睢吩謐⒔庵兄賦?,引起工業設計的混同,無論其注冊與否,皆可納入本規定。1990年第3 期《最高人民法院公報》刊載的山東莒縣酒廠訴文登酒廠一案,是我國法院明確對偽冒他人產品瓶貼裝潢的不正當競爭行為追究法律責任的第一個案例,當時系以《民法通則》第四、五、七條之規定作為二審法律依據(注:參見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條法司著《現代競爭法的理論與實踐》,法律出版社,1993年版,第171頁。)。 按照我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5條第2項的規定,文登酒廠的行為應視為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的特有包裝、裝潢引起的混同行為加以禁止。與《示范條款》相比照,我國《反不正當競爭法》對印刷標識符以及廣告短語等產品外形的?;ど惺艨瞻?。
  關于“產品或服務的表征”(the presentation of products or servies),除指企業的廣告外,還包括企業的工作服裝和店鋪風格等。后者頗類似美國《商標法》所稱的“商業包裝”(tradedress),比如某個餐館的特有外型、色彩、室內布置,以及專用餐具、獨特工作服裝等(注:參見孟慶法、馮義高著《美國專利及商標?;ぁ?,專利文獻出版社,1992年版,第353頁。)。 這些獨特的東西與其所有人有著密切的商業聯系,顧客看到它們便會聯想到這家餐館。假如他人擅自使用相同或類似的商業包裝,有可能給顧客造成服務來源上的混同。
  我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5條第(2)項僅僅禁止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名稱、包裝與裝潢引起的混同行為。盡管該法第2 條款規定“以下所稱商品包括服務”,但是否由此能認定該法第五條第(2 )項之禁止效力延及利用知名服務(項目)乃至于其特有“商業包裝”而產生的混同行為,目前尚存疑義(注:按照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 1995年7月6日頒布的《關于禁止仿冒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稱、包裝、 裝潢的不正當競爭行為的若干規定》第3條第4~5 款的規定:包裝是指為識別商品以及方便攜帶、儲運而使用在商品上的輔助物和容器:裝潢是指為識別與美化商品而在商品或者其包裝上附加的文字、圖案、色彩及其排列組合??杉怯搿妒痙短蹩睢返? 條所稱的“產品和服務的表征”以及“商業包裝”的實質內容有很大差別。)。
  關于知名人士或著名虛構角色(a celebrity or a well—knownfictional character)的混同行為,在《示范條款》中作為一項專門列出,它實際上涉及到名人或角色商品化權(merchandising rights)的?;の侍?。早在1993年11月,wipo國際局就公布了一份關于角色商品化權的研究報告(注: vgl. ruijsenaars, wipo — studie uebercharacter mercha nding,grur,int.1994.heft 4.s.309~314.)。該報告將角色商品化定義為:“為了滿足特定顧客的需求,使顧客基于與角色的親合力而購進這類商品/或要求這類服務,通過虛構角色的創作者或者自然人以及一個或多個合法的第三人在不同的商品/或服務上加工或次要利用該角色的實質人格特征”(例如某個人的姓名、肖像、扮演形象以及聲音等)。這里所說的“角色”,不僅包括虛構人物,而且包含音樂家、演員和運動員等一類的自然人。其角色商品化權的?;た吞宸倍?,諸如由虛構的美國動畫片主角“米老鼠”的三維化身組成的玩具;使用虛構的日本動畫片主角“忍者神龜”的名字或肖像的t恤; 標簽上附有“阿蘭·德隆”姓名的香水;帶有“阿加西”名字的網球鞋以及顯示音樂家elton john喝“可口可樂”的可口可樂飲料廣告片。最近有人模仿趙本山的聲音和形象進行表演引發的糾紛(注:參見魏全勝、金芳著《誰‘克隆’了趙本山》,《法制日報》,1998年3月17日第5版。),表明我國應盡快考慮綜合運用包括對表示商業關系的任何事物的混同, 如因商標的不正當使用, 致使企業之間的隸屬關系(affiliation )或合作關系(sponsorship)發生的混同。
  五、《示范條款》第3條述要
  wipo國際局原本建議,在特定情形下,不當利用他人成果亦構成不正當競爭。這種“搭便車”(free riding)行為在wipo 《報告》中已有詳盡論述(注: vgl. protection against unfair competition—analysis of the present world situation, wipo publication no.725(e),presented by the international bureau of wipo,preface.p.21~22,p.18,p.23,p.54~60.)。譬如,按照德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的司法實踐,如果在市場競爭中,經營者不投入相應的人力物力財力,不通過自主創新,惟一味系統地全盤模仿競爭對手的非專利技術,乃至已進入公有領域的原專利技術,在特別條件下會視為盲從或奴從模仿(sklavische nachahmung, slavish imitaion )而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注:參見鄭友德著《論德國反不正當競爭法對模仿行為的規制》,《知識產權》,1997年第4期,第42頁。)。然而,在大多數國家, 尤其是廣大發展中國家,認為對不受知識產權專門法?;さ某曬?,任何人皆可自由利用,這符合自由市場經濟體制的原則。故編撰《示范條例》的專家認為,若采納wipo國際局的上述建議,難免與大多數國家所奉行的以上原則相沖突(注:vgl.charles gielen,wipo and unfair competition. p.78~80 comments:[1997]2.eipr.)。wipo最終采用本條第1款的表述。 因此,《示范條款》并沒有對盲從模仿行為作出禁止性規定。其原因在于,在專門的工業產權法之外再行作出這種禁止性規定,至少當前尚無確定其能為各成員國普遍接受的合理性條件。它可以交由各成員國法院依據本《示范條款》第1條第1款,在具體個案中自行認定處理。應隨即說明的是,市場上相當多的行為,它們雖然使競爭者遭到損害,卻未被納入不正當競爭行為的認定范疇。注解中指出,若此類損害系由合法行為, 比如不含誤導的比較廣告 ( comparativeadvertising )引起,則可能不涉及不正當競爭。此外,本條示例所列舉的行為,若同時引起或可能引起混同,也可根據本《示范條款》第 2條請求救濟。
  六、《示范條款》第4條述要
  本條對《巴黎條約》第十條之二第(3)項第3目的誤導行為作了詳盡擴展。誤導,尤其是誤導廣告,也許是目前各國最為流行的不正當競爭行為。一般而言,誤導可界定為使消費者對某企業的產品、服務或其活動產生一種虛假印象,致其作出有害自身利益的市場選擇。在判斷某一行為或陳述是否為誤導時,既不限于固有的虛假陳述,也不限于事實上已使消費者產生假象的陳述,通常只要求該陳述有可能產生誤導后果即足。甚至連字句正確真實的陳述亦具有欺詐性。遺漏或蓄意省略信息也可能產生潛在的誤導。比如,我國常見的市場促銷廣告語“買一贈一”,若經營者或廣告主不在該類廣告中分別表明“買”與“贈”的產品與服務的具體內容,該廣告語便有誤導公眾之虞。故此,《示范條款》的注解指出,為?;は顏吆途赫叩睦?,誤導行為的認定,不以廣告主出于惡意為主觀要件。原歐共體《誤導廣告令》對此已作出明確規定,它要求成員國甚至在廣告主無實際損害或故意與過失證據的情況下,須保證制止誤導廣告(注:vgl.baumbach,hefermehl,wettbewerbsrecht,1988.s.21.ff.)。我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9 條對誤導行為, 特別是誤導廣告作出了明確的禁止性規定:并在第5條第2~4 項對仿冒他人知名商標特有名稱、包裝、裝潢,仿冒他人商號與姓名,以及偽冒他人認證標志、名優標志等質量標志引起的誤導行為予以特殊規制。前者較為常見,后者則屬于《示范條款》第2 條注解中所稱不正當使用商業標識的情形。根據《示范條款》及其注解的建議,我國反不正當競爭法與司法?;な導?,還應對最近出現、漸有蔓延之勢的新型誤導行為,如對企業資信和客戶情況、企業的隸屬關系或合作關系、保證人的地位等方面的虛假陳述(注:1993年12月,南京克立科工貿有限總公司在報刊上宣稱,該公司共有六位留洋博士在制凱拉產品,并配有六位博士的姓名、簡歷。后經查均系克立科總公司杜撰。這是一起利用頭銜進行虛假宣傳的典型案例。參見《工商行政管理》,1994年第18期第32頁。(待續);以及虛構知識產權與褒獎;甚至有關企業在慈善、社會福利或環保方面的虛假陳述等,予以充分注意。
  七、《示范條款》第5條述要
  本條對《巴黎公約》第十條之第二(3)項之2示例作了詳盡的擴展。與誤導不同的是,詆毀行為中所作的虛假或欺騙性陳述,并非針對本企業產品或服務,而是針對他人企業或其競爭對手及其產品與服務,或其工商業活動引起的。而且后一種行為很大程度上也可以適用《示范條款》第4條關于“誤導公眾”的規定。值得注意的是, 不僅虛假陳述,而且不合理陳述也會引起詆毀后果。博登浩森引用1925年《海牙會議記錄》,在論及《巴黎公約》第十條之二第(3)項的詆毀行為時指出,只要存在詆毀競爭者營業、商品或其提供的服務的事實,即使作出這種陳述的人沒有中傷意圖,也足以適用這一規定(注:參見博登浩森著《?;すひ擋ò屠韞冀饉怠?,湯宗舜、 段瑞林譯, 權利文獻出版社,1984年版,第132頁,第131頁及注[3],第132頁,第133頁及注[1].)。這一說法與《示范條款》第4 條注解中關于誤導行為的主觀要件之構成,頗有異曲同工之處。詆毀行為中對競爭者及其交易活動的陳述,即使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失真,但在特定情形下, 如果攻擊(attack )是夸大的(exaggerate)或其措詞有貶損意味,也可以視為不正當競爭。
  本條注解中說明,消費者協會或者新聞媒介也可能從事違背公平競爭原則的行為。要是這類組織對某企業的產品、服務或經營活動進行虛假或不合理的陳述,可對他們提出詆毀之訴。由于這個原因,本條款未提及競爭者。藉此結合對本條中“工商業活動”的廣義理解,對涉及上述行為的組織提起訴訟是不可避免的。不過,本條款注解中也論及某些國家對這類組織的陳述實施免責的可能性(注:vgl.charles gielen,wipo and unfair competition. p.78~80 comments:[1997]2.eipr.)。
  如上所述,本條款的適用不以存在競爭關系為限。按照傳統的反不正當競爭法,不正當競爭行為的構成首先判斷雙方是否存在直接競爭關系,或者說雙方是否屬于相同或類似產品與服務領域的生產者或經營者。但現代競爭法的發展早已突破這一傳統觀念的束縛。就本條而言,即使消費者協會或新聞機構不與某一領域的生產經營者直接發生競爭關系,但若其活動或陳述不顧事實而偏向第三者(比如我國新聞機構出現的“有償新聞”或“新聞廣告”),間接造成其他生產經營者商譽之貶損,亦應承擔侵權責任。
  八、《示范條款》第6條述要
  《巴黎公約》第十條之二并未涉及秘密信息或商業秘密的不正當競爭問題,而 trips協議則將此作為反不正當競爭的重點作出專門規定?!妒痙短蹩睢返?條是在trips第39條的基礎上擴展而成的。在“商業秘密”的表達上, trips 第39 條使用了“未披露信息”(unclosedinformation ),《示范條款》第6 條卻使用了“秘密信息”(secretinformation),這并非意味著“商業秘密”的實質內容發生變化。 必要時可用“未披露信息”取代“秘密信息”一詞。
  應該指出的是,我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10條關于禁止侵犯商業秘密的規定,主要是依據trips第39條的框架構成的。 但前者采用了“(商業秘密)權利人”(the rightful owner )的說法, 后者及《示范條款》第6條則采用“(信息) 合法受其控制……的自然人和法人”(natural and legal persons…information lawfully within theircontrol…)以及“合法控制該信息的人”(the person lawfully incontrol of that information )或者簡稱為“合法持有人”( therightful holder)的說法。我們認為,“(商業秘密)權利人”與 “合法持有人”這兩個概念不能混為一談。如果承認商業秘密具有產權屬性,那么“(商業秘密)權利人”僅限于自己創作商業秘密而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處分權的所有權人。經許可合同、買賣合同或勞務合同占有、使用商業秘密并因之收益的人均不在其列。而trips第39 條和《示例條款》第6條中的“合法持有人”,僅從字面上看, 它不等于“權利人”或“所有權人”,因為合法持有人不享有對商業秘密的處分權。但這里的“合法持有人”,在《示例條款》第 6條中的解釋為“合法控制(control)該信息的自然人或法人”。 至于“控制”的確切涵義注釋中并未明確。根據作者的理解,trips第39條和《示范條款》第6條中的“合法控制”,應包括商業秘密所有人對商業秘密的占有和控制,以及依各種合同獲得商業秘密的持有人對商業秘密的占有和控制。trips 和本《示范條款》之所以未采用“權利人”的稱謂,筆者推測一是避免限制商業秘密持有主體的范圍或者旨在擴大商業秘密的?;し段?,二是商業秘密是否具有產權全部屬性,目前尚無定論,故采用“合法持有人”而非“權利人”的說法。
  關于本《示范條款》第(1)款中所稱的“違背誠實慣例的方式”,按照trips第39條的注解,至少包括違約、背信、 誘使他人違約的行為,以及由第三方明知或因重大過失未知該類行為涉及未披露信息的不正當獲取該信息的行為。
  本《示范條款》第(2)款(iii)項所謂的“背信”(breach of conf dence), 是指未簽訂秘密信息合同而秘密性取決于個人之間信任關系的情形。此類關系可存在于合伙人、雇主與雇員之間。尤其對雇員,他與雇主之間本身應存在一種信賴關系,其在受雇期間有義務對雇主舉止善意,不得以不當得利或加害于雇主為目的,違反雇主的保密要求,泄露商業秘密。

  鄭友德 焦洪濤




上一篇:新疆阿勒泰地區打擊侵權盜版非法出版中小學教輔材料 下一篇:宋紹青 周燁:域名搶注商標侵權與?;?/a>

合作網站

A 安陽刑事辯護律師 B 巴州資深律師 北京高沃國際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 北京高沃律師事務所 北京高沃律師事務所 C 長春股權轉讓律師 長春企業并購律師 承德刑事案件辯護律師 D 東莞優秀房地產律師 G 貴陽婚姻家庭糾紛律師 貴陽專業交通事故處理律師 H 哈爾濱毒品犯罪辯護律師 哈爾濱合同詐騙罪律師 哈爾濱死刑辯護律師 哈爾濱無罪辯護律師 哈爾濱詐騙罪律師 漢中房地產開發合同糾紛律師 杭州離婚財產糾紛律師 河南鄭州專業處理合同糾紛律師 河南鄭州專業處理債權債務糾紛律師 河南鄭州專注重大疑難刑事案件律師 J 濟南融資借款律師 濟南投融資律師 M 眉山刑事辯護律師 N 南京離婚財產分割律師 南京資深離婚糾紛律師 寧波資深離婚糾紛律師 S 深圳財產調查與執行代理律師 深圳金融證券糾紛律師 深圳土地房產建筑律師 深圳醫療糾紛律師 深圳重大復雜疑難案件律師 深圳著名經濟仲裁律師 深圳資深誠信專業律師 松江婚姻律師 宿遷人身損害賠償律師 T 唐山專業刑事辯護律師 唐山專業著名房產律師 唐山資深刑事辯護律師 天津房地產業務律師 天津公司法務代理 天津交通事故賠償律師 W 威海公司業務律師 威海知名民事律師 溫州毒品案件律師 溫州貨款賬款律師 溫州企業法律風險律師 X 西安合同律師 廈門知名離婚糾紛律師 徐州知名離婚繼承律師 Y 煙臺專業重大刑事辯護律師 Z 鄭州法律顧問 鄭州股民投資者維權律師
快速赛车| 關于我們| 專長領域| 律師文集| 相冊影集| 案件委托| 人才招聘| 法律咨詢| 聯系方式| 友情鏈接| 快速赛车
All Right Reserved 快速赛车
All Right Reserved [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法律咨詢熱線:13581816522 網站支持: 大律師網